天津在线-资讯信息门户网站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您所在位置:首页 娱乐频道 影视 正文

【图】乱世佳人费雯丽 一生因为爱情而凄婉绝美

字号: 2015-09-06 23:13 来源:互联网 我要评论 http://www.72177.com

核心提示:费雯丽爱情,诗人将之看得重于生命。而对于费雯·丽来说,爱情如酒浓烈,如蜜香甜,而又如罂粟一样是一座温柔的陷阱,攫取了费雯一生的欢笑泪水,绽放着痛苦的诗意。爱情,诗人将之看得重于生命。而对于费雯·丽来说,爱情如酒浓烈,如蜜香甜,而又如罂粟一样是一座温柔的陷阱,攫取了费雯一生的欢笑泪水,绽放着痛苦的诗意。

费雯丽

爱情,诗人将之看得重于生命。而对于费雯·丽来说,爱情如酒浓烈,如蜜香甜,而又如罂粟一样是一座温柔的陷阱,攫取了费雯一生的欢笑泪水,绽放着痛苦的诗意。

爱情,诗人将之看得重于生命。而对于费雯·丽来说,爱情如酒浓烈,如蜜香甜,而又如罂粟一样是一座温柔的陷阱,攫取了费雯一生的欢笑泪水,绽放着痛苦的诗意。三段情感,滋味不同,发酵成属于费雯·丽的坎坷情路……

第一任丈夫:赫伯特·利·霍尔曼

1932年春天,费雯·丽邂逅三十一岁的伦敦律师利·霍尔曼。儒雅稳重、事业有成的利辐射着成熟男子特有的沧桑魅力,对情窦初开的费雯·丽颇具杀伤力。一枚绿宝石戒指见证了二人的婚约,数月之后的圣诞前夕,二人在圣詹姆斯教堂交换了誓言。而费雯也就此拥有了沿用一生的姓氏:丽。1933年10月20日,二人爱情的结晶,女儿苏珊娜来到人间。

但霍尔曼需要的是一个传统英国淑女的家庭主妇,他传统的思想观念与费雯·丽重返戏剧舞台的决心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尽管二人平日相敬如宾。

随着费雯·丽在坦荡星途上越走越远,二人逐渐意识到结伴而行日渐成为不可能:他们已经没有共同的生活方向。而当日渐成熟的费雯·丽开始感受到伟大爱情的滋味,随着劳伦斯·奥利弗的出现,貌合神离的霍尔曼夫妇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二人于1940年离婚。

在费雯·丽人生戏剧的爱情场景中,霍尔曼无疑是配角;但在费雯·丽的坎坷人生中,他却是相伴费雯·丽最长久的挚友。十二年的年龄差距使得霍尔曼更像一个长兄甚至慈父而不是情人、丈夫。而费雯·丽终其一生都对霍尔曼怀着巨大的歉意和友情。她向他倾诉自己的苦恼和快乐,认真对待他的建议和看法;而在费雯·丽最不幸的时刻,霍尔曼也都尽自己所能安慰和帮助费雯,直到费雯·丽离开人世。

擦肩而过的有缘人,有的可以擦碰出爱情的烈焰,浓香如酒却未必持久;有的人却可以默默守候在灯火阑珊处,任时光飞逝,清淡如茶却回味悠远。霍尔曼对于费雯无疑是后者。对于费雯·丽命途多舛的一生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份天赐的幸福呢。

费雯·丽和劳伦斯·奥利弗——永远的爱人:劳伦斯·奥利弗

劳伦斯·奥利弗,英国戏剧舞台上最伟大的莎剧王子,将莎士比亚戏剧进行最成功影像表达的奥斯卡影帝。奥利弗与费雯·丽,王子与公主,如花美眷,神仙称羡。但所有的童话故事都在王子娶了公主之后戛然而止。因为残酷的现实不容许完美的爱情神话。

费雯丽

爱情,诗人将之看得重于生命。而对于费雯·丽来说,爱情如酒浓烈,如蜜香甜,而又如罂粟一样是一座温柔的陷阱,攫取了费雯一生的欢笑泪水,绽放着痛苦的诗意。

奥利弗声名鹊起时,费雯·丽还名不见经传,她狂热的崇拜着这位舞台上的王子。二人相会于1935年奥利弗主演《皇家剧场》期间,这部戏费雯·丽接连看了十四遍。她对看戏的女伴立下狂热的誓言:“总有一天我要嫁给这个人!”时光荏苒,费雯·丽小有成就,而奥利弗和费雯有了更多的工作接触。男才女貌,爱情的种子悄无声息的萌芽疯长。而在扮演过《二十一天》、《英伦浩劫》中的浪漫情侣后,尤其是在经历了赴丹麦演出《哈姆雷特》的浪漫海滨之旅后,纵然是罗敷有夫,使君有妇的现状,却已阻挡不住焚身以火的爱情。

千难万险之后,他们的爱情之旅在好莱坞终成正果。在达到结婚条件的那一时刻,二人一分钟也不愿意等待,午夜时分举行了结婚仪式,被从睡梦中叫醒的凯瑟琳·赫本开心的担任了伴娘。这个时刻是1940年8月29日零点过一分,如水月华见证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婚姻。此时此刻,月正圆,花正好。

在费雯夫妇的黄金岁月里,他们共同经营着家居生活,携手创造着英国戏剧界的辉煌。合作出演的十几出剧目见证了英国最出名的一对夫妇的灿烂轨迹。

每出戏剧都有落幕的时候。二战期间担惊受怕的艰苦生活和高强度的工作给费雯·丽的精神状态带来了沉重打击,拍摄《埃及艳后》期间小产更是雪上加霜,费雯·丽患上了间歇发作的狂躁症。而夫妇二人在戏剧舞台和大银幕上既合作又竞争的局面也成为他们婚姻中的隐患—直到奥利弗因《哈姆雷特》一片获得奥斯卡的肯定之后,费雯·丽才敢于把自己获得的奥斯卡小金人摆到桌上。1960年费雯·丽接到在外地演出的奥利弗的一封长信。稍后不久,费雯·丽发表声明,表示同意奥利弗爵士的离婚请求。二十多年的爱情长跑走到尽头,费雯不是胜利者。没有了爱情滋润的费雯迅速的老去,但奥利弗始终是她心中挚爱。直到费雯·丽匆匆结束五十四岁的生命,永远长眠的那个夜晚,她床头供奉的,依旧是有着迷人微笑的劳伦斯·奥利弗的照片。

爱恨离别,世事无常,岁月模糊了曾经清晰的往事,局外人的你我更无从探究是非对错。奥利弗不是伟人,他也有他的痛苦和脆弱。日渐老去的王子没有了庇荫爱妻的翅膀,善解人意的后来者琼更适合他。至少他们曾经相爱过,一如汉密尔顿夫人爱着纳尔逊大将,一如罗密欧爱着朱丽叶。所幸,世间的纠缠纷扰尘埃落定,王子和公主都已经安然长眠。也许梦中不再有悲伤。

费雯·丽与约翰·梅里韦尔——最后的知己:约翰·梅里韦尔

也许是造物主不忍看到自己的艺术品晚景凄凉,所以薄施恩惠。戏剧演员约翰·梅里韦尔作为费雯寂寞余生的知心伴侣陪她走过最后的岁月。

费雯丽

爱情,诗人将之看得重于生命。而对于费雯·丽来说,爱情如酒浓烈,如蜜香甜,而又如罂粟一样是一座温柔的陷阱,攫取了费雯一生的欢笑泪水,绽放着痛苦的诗意。

约翰是费雯·丽的崇拜者,他比费雯·丽小十几岁,在戏剧舞台上耕耘日久,曾和费雯合作出演《复仇天使》。他也曾是费雯和奥利弗高朋满座的家庭聚会中的常客。十数年时断时续的交往,约翰发现自己对费雯的崇拜之情没有因为她的红颜老去而减弱,反而成长为更深厚的情感。因此,当费雯与奥利弗的婚姻破裂之后,约翰适时地出现在费雯身边,给濒临崩溃的费雯以莫大的支撑,并从此不离不弃,直到费雯去世。

这个宅心仁厚心地善良的男子配得上一切赞美。他了解费雯的病情,细心呵护,每一次费雯发病的时候都陪伴在侧,并在费雯哭诉“为什么自己不能得一种体面的病呢”的时候好言宽慰,在费雯给因为自己发病而失仪得罪的朋友写道歉信时递上名单。他明白奥利弗在费雯心中的地位—即便是给约翰写信,费雯的落款也永远是“费雯·奥利弗爵士夫人”,他宽容的接受了这一切。费雯离婚后,曾经的爱巢诺特利别墅被拍卖,奥利弗不想保留引起回忆的东西。约翰和费雯买下了一所恬美乡间的提克利治磨坊。在静谧的田野之间,依着一泓碧水,费雯得以在最后的岁月里享受了一份宁静。

1967年7月7日,在外地演出的约翰在电话中感到费雯虚弱无力,连夜赶回,看到费雯正在熟睡,小猫琼斯在一旁陪伴。但一刻钟之后,约翰早餐归来,却物是人非,佳人香消了。约翰真正陪伴费雯·丽到了最后一刻。尽管费雯心中挚爱是奥利弗,但约翰永远是她生命中最温暖的烛火。

1967年7月7日,一代影后费雯丽带着无限的惆怅离开了人世。这位《乱世佳人》中的郝斯嘉、《欲望号街车》中的布兰奇、《魂断蓝桥》中的玛拉、《安娜卡列尼娜》中的安娜,结束了自己54岁的生命之旅。银幕上,费雯丽优雅脱俗的气质、明亮而多情的双眸,使她具有百合花般的清雅圣洁与独特的美丽。而在银幕之下,才华横溢的费雯丽历经跌宕起伏,她那坎坷情路让人不胜唏嘘。

(更多资讯请访问天津在线:http://ent.72177.com/a/201509/062071372.shtml

Tags:费雯 爱情 霍尔曼 一生 因为 奥利弗 佳人 乱世 劳伦斯 重于

责任编辑:wb001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